赤木。
二次元創作

特傳冰漾 與所不同的00-02

最近掉了特傳坑...開了個腦洞

首發應該是在痞客邦

傳送門: http://s650026.pixnet.net/blog

***私設無限多

***年齡操作有

***漾漾學長冰炎學弟設定(所以性格會有不同(…

***最後OOC注意***

00

「我不幹。」褚冥漾一口回絕了Atlantis學院扇董事的要求。

扇開了手中的扇子,半掩嘴,似是看好戲的笑了笑,說:「你真的不幹?不先看看你代導的學生是誰?這可是那個半精靈,颯彌亞——」「為什麼你又要把他拖進來?明明我們已經送了他離開這裏,在原世界接受保護。」漾打斷扇董事的說話。「你不可以保護他一輩子,他總要回來,」扇董事在一輩子這個字下了重音,「還是你覺得你能與冰牙的精靈,與獸王族為敵?」在漾的桌上放下了一份文件之後便離開了,「我知道你會好好照顧他的,對吧?一年之內他拿不到白袍,你就滾回七陵吧。」

漾坐下來,嘆了口氣,翻了翻那一份機密文件。雖說是機密,可裏面的內容漾很清楚,而他所知道的,也比文件更為詳細。

——這畢竟是妖師種下的孽。

距離新生訓練日還有數天,他得好好為這個學弟準備一下。他想。

他來到了學弟被分配到的C班,跟部分由初中部直升上來的學生,如千冬歲,喵喵,萊恩,都打了聲招呼,讓他們都在未來的日子幫助一下冰炎,畢竟他在原世界生活了那麼多年,守世界的事情也差不多忘光了。

準備萬全之後,漾便用傳送法陣,把入學資料送到冰炎的家。

 

 

01

冰炎從來都不記得自己有把這一間名字奇怪的學校填上申請表,也不認為以他的成績會選不上第一志願的學校。不過顯然,他錯的離譜。

——他現在正根據Atlantis 學院的入學指南,吃着西北風。

指南告訴他,要在清晨,火車站第一班列車抵站之前——即是清早五點,到達車站,待學校派的學長去接他。原本他以為會有挺多人在這邊等着,可是在這裏大概站了十來分鐘,也沒看見一個人影。

現在是4點59分,但冰炎仍然未等到有人會來接他的跡象,他不耐煩的按着手機﹙那是附在入學指南內的﹚,抬頭看看那傳說中的學校學長在哪裏。

準點5時正,遠遠做看到一班列車高速駛來,突然間,冰炎手腕被一個人捉住,聽到那人用他溫婉的聲音說着:「失禮了。」然後拉着他跟他一起跳軌。

並沒有意料中的痛楚,只是冰炎回過神來,面前的景色已經不再是車站,而是一間學院的大門,門前有多個石像,仿似在刻畫精靈一樣優美的身姿。那個拉着他跳軌的人仍在他身側,他有着及腰的黑色長髮,穿著精緻的黑衣,臉上帶着一個——準確來說是半個面具,把那人鼻子以上的臉都遮住。「到了,」那人說道,「歡迎來到Atlantis 學院,不要介意剛剛的事,我們學院與原世界交接的大門……有點特別。對了,我是你這一個月的代導人,你可以叫我褚,以後請多多指教。」「…冰炎。」冰炎回道,「代導人是什麼?」

「我想首先應該先介紹一下這間學校會比較好,Atlantis 學院是一所異能學院,像霍格華茲——你知道那是什麼嗎?——一所魔法學校,這裏就是教導有特殊能力的人或者是其他種族使用法術咒術等等的學校。而這個世界裏有一個組織,我們都稱它為公會,公會有不同的袍級,分別代表不同的能力,公會會因應他們的能力而分派任務,而學校老師多半都是袍級,於是他們在課餘時間都十分忙,所以不要期待新生能找他們問東問西,於是有了代導人的制度,幫助新生解決疑難。」褚冥漾的語速有點快,似乎在急什麼,他一邊說一邊走,把他帶到學生餐廳用膳。

他們走到餐廳的時候才五時多,褚也不知道冰炎吃了早餐沒,便替他買了份三文治,一盒蜜豆奶,而自己就買了罐汽水,向冰炎解釋目前的狀況。

「首先,你對被褚家收養之前的事情還記得多少?」

「大部分都沒印象,我只記得我的名字。」

「好吧,那麼我簡約的跟你說一說吧。」褚揮揮手,張開了一個結界,防止被人聽到他們的對話。「首先,我要跟你說一樣很重要的事——你不是人。你是一個半精靈,是精靈與獸王族的混血兒,是王族,所以在學校裏面請好好忍藏你的身份,連你真正的名字也不要隨便說出口,精靈可是十分罕見的東西,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的話,我也不知會怎樣。而我會成為你的代導人是因為學校三個董事之一的扇董事拜托——他們被你家裏的人要求要保護你直至成年,而我則是要在這段時間內令你有自保的能力。」

簡單告知冰炎的身世後,褚告訴了很多有關公會,守世界的知識,但一次過接觸那麼多資訊,使冰炎有點反應不過來。「好了,時間都差不多了,我們先去參加就學典禮。」

 

02

褚把冰炎帶到會埸時,人都到得差不多了,活動也快開始。

「褚,原來你在這裏,扇董事找你很久了,稿子有帶來嗎?」一個黑色長髮的男生出現,看上去與褚很熟稔。「額,夏碎,我沒帶……今天出門的時候……有點趕。」褚看上去很緊張。「早知道你會忘的了,」夏碎笑了笑,從懷內取了點東西,遞給褚,「我替你帶多份了。」「謝了。」對方笑笑,沒回應。

「對了,我是藥師寺夏碎,你是……?」「冰炎。」「哦,原來你就是褚的直屬學弟,加油阿,在褚身邊可學的多了。好了,我們都要去準備了,冰炎學弟快點回自己班吧,一年生我記得是在前排。」向冰炎道別後褚便跟着夏碎離開了。

冰炎來到前排,看見一個黑皮膚,光頭上有紋身的男人,看上去像是教職員一樣的人,便向他問道,「一年C班的位置在哪裏…?」「這裏就是了,」男人補充,「我是你們的這三年班導,好好認住了。」冰炎點點頭,然後便找個空位坐下了。

就學典禮多半都是些毫無意義的講話,而上台講話的人冰炎一個也不認識,也沒注意聽,然後司儀——也就是夏碎講道,「有請學生代表上台致歡迎辭。」一個熟識的面孔上台,那是褚。先向眾人打招呼後,褚開始「入正題」,不過歡迎辭所謂的正題也只是廢話而已。

「首先,很歡迎各位新生進入Atlantis 學院高中部,記得上一年我也像你們一樣,坐在台下,那時我初初從七淩學院轉校而來,也幸得各位老師各位同學相助……」

「褚學長真帥呢!」一旁的束着雙馬尾的金髮女生說着。冰炎對他那位直屬學長還是不太熟識,於是向那位女生問道,「那個褚學長,很厲害的嗎?」「對呀,褚學長可是第一個在高一就能拿到黑袍級的人物,而且對法術,咒術,言靈學,以及幻武兵器的使用上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呢!」女生看上去是褚的大粉絲,「你是新生?我是米可蕥,大家都叫我喵喵。」「冰炎。」冰炎回道,「原來你就是褚學長的直屬學弟,早前學長也拜托了我們多多照顧你呢!」「我們?」「對,基本上大半班的學生也被拜托啦,不過我們班會招收新生的機會也不多,所以我們怎樣都會照顧一下啦,所以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們。說回褚學長……」

不知道是音量太大還是只是錯覺,冰炎總覺得班導在瞪他們,喵喵也似乎感覺到了,便停止了向冰炎繼續介紹褚。

再過了一會,就學典禮便結束了,冰炎跟着大隊進入教室,一邊走,喵喵就拉着冰炎,把他介紹給她的友人。由於光頭班導沒有刻意編排座位,所以冰炎,喵喵,千冬歲,萊恩就坐在一邊了。

這天回校,都只是處理一下班務,填寫一下學生資料,很快便結束了。離開的時候才下午一時,剛好褚來接冰炎,看到喵喵,千冬歲,萊恩也差不多離開,便邀請道:「要一起去左商店街用餐嗎?我請客。」喵喵他們都聽廢話聽了半天,都有點餓了,便跟上去一起吃中餐。

用傳送陣把一行人都帶到食店門前時,夏碎已經開了個包廂等他們了。

做東的褚擔當起點菜的重要任務,大家就七嘴八舌的向他點。「我要這個白焯深河魚!」「蘋果飯團。」「炸團子。」最後六人就點了八九道菜,吃得他們都十分撐。

「過了今天之後,正式上課是一星期後,在這段時間你先選了課吧。」離開飯店後,褚向冰炎說道。褚示意冰炎把科目列表給他,然後在上面圈圈畫畫,一會後便把課表分開高危險性,低危險性的科目。一旁的喵喵也湊過來:「褚學長要教冰炎選課嗎?喵喵也可以聽嗎?」結果最後他們找了個地方一起討論起選課的事宜了。

因為冰炎是新生的關係,一定要先選修基礎課程,基礎課程有三十門,學校並沒有硬性規定要修多少,但約定俗成的,學生們多半都會選至少七科。接過褚圈畫完的課表,有些科目被他一筆刪掉了,例如精靈語,實踐課程的通靈學以及鬼族的捕捉與馴化等。褚解釋道,「精靈語這個很巧功夫,很容易被當掉,而且怎麼說呢,這一科要會的人就老早在血脈中學會了,不用會的人也不用理會了。」千冬歲問,「那褚學長你會嗎?」

褚隔着面具的輕笑一聲,像是回憶起什麼,「我會一點點,從前有人教過我,但之後不能學下去了,但基本交流還是可以的。」千冬歲看上去很有興趣,「那褚學長可以教我嗎,這科與我選的咒術二班的時間重疊了。」褚點點頭示意,回頭向冰炎說:「而通靈學跟鬼族這個都是比較危險的科目,目前冰炎你還未有根基,搞不好死了又要麻煩醫療班了,所以最好下學年才修吧。」雖然早上從褚的口中知道這間學校以至整個守世界都很危險,但是冰炎還是沒有會出人命的實感。

「褚學長有選到基礎課程的科目嗎?」「陵墓,還有世界史,外語選修一,異種學,如果你們想的話可以跟我選一樣的課程,言靈學也可以選——白老師邀請我去當助教了。」「欸?學生就已經可以當助教了嗎?」千冬歲有點意外。可褚搖搖頭,「白老師是個特例,雖然他是言靈學的教授,但因為某些個人原因,他再也無法使用言靈的力量,所以需要一個助教。剛好我在七淩那邊就已經很深入的研習過言靈學,所以就被推薦當助教了。」眾人點頭表示理解,畢竟是教授的私事,他們也沒有進一步八卦下去的打算。

「七陵學院?」雖今早也聽過他說自己來自七陵,但冰炎對這間學校一無所知。「褚學長在高中以前都是在七陵學院學習,與Atlantis 學院不同,七陵的主要研習方向是一些有關自然的科目,例如言靈,對元素的控制等等,聽說那邊的精靈以及妖精也不少。」千冬歲說。「沒錯,而且七陵那邊因為是主力研究自然的題目,一般來說都會比其他學院更加深入,自然可以勝任助教的職位。而我轉來Atlantis 學院就是希望可以學更多其他的事物。」褚補充。

最後冰炎還是跟着他們選課,選了約有十五科基礎課程,由於部分課程一週有不止兩堂,冰炎的課表還是挺滿的,而他對星期三的社團活動沒有太大的興趣,便打算自修來解決了。


评论(1)
热度(5)
© 此用戶已完全喪失記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