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創作。

【新荒】灵魂相认 ﹙上﹚

私設多如山

因為各種原因荒北北柔化處理

不知道還有沒有後面系列











01

新开隼人最近把最重要的东西丢失了,不过说丢失了也不是十分准确,确实来说,那隻名为兔吉的老龄兔子是自己跑掉的。听说过猫年老的时候会在一个主人找不着的地方,默默等死……但新开并不清楚兔子是否也一样。



不知道兔子消失的原因,但他也只有去找。毕竟,他比谁都要清楚明白,兔子是一种那麽弱小的动物,他怕,他怕这次丢失了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兔吉在新开隼人的生命中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是教会他生命的重量,聆听他的心声,伴随他的决定的角色。这次,他毅然退学,接受由意大利车队伸出的橄榄枝,也只有兔吉伴随着他来到这陌生的国度。他的身边只剩下自行车和兔吉了。



新开背着背囊,在街上租了辆淑女车——那种车前有篮子的——他想找到兔吉的时候把牠放到篮子内,带牠走一走这个世界,就算是新开作为牠的主人最后能为牠做的事情。新开找了三天,也没有成果……他开始急了起来,他还只剩下两天的假期,假期结束,他也得回到车队集训,而兔吉消失了这麽长的时间,能找回的机率……新开不敢想。能寄望的就只有在接下来几天能找到吧……



他慢慢的踩着脚踏,四处张望,生怕会错过每一个画面,漏看每一个角落。



一名青年就这样撞入他的眼中,他手上抱住一隻兔子,旁边有一隻黑猫跟着他前进。青年的脚似乎不太方便,虽然没撑拐杖,但是穿拖鞋的脚露出了白色的绷带,他慢慢一拐一拐的坐到附近公园的长椅。



下午暖暖的阳光为青年镀上了一层金光,整个人看上去柔和得快消失一样。青年静静的坐着,一边抚摸着那隻小兔子,一边开了罐百事可乐。新开驶近了一点,打算看看对方怀里的兔子是否就是兔吉。「ウサ吉!」新开喊道,然后便驶向了青年。而兔子一听到新开的声音后,似乎依依不捨的蹭了蹭青年温暖的手,然后便挣开了青年,往新开那边走。



「日本人?」青年问。没想到对方开口便是自己熟悉的……祖国的语言,新开笑了笑,「是呀,没想到在意大利这边都能找到日本来的同胞,兔吉的事谢谢了。对了,我是新开隼人。」新开向青年伸出了他的手。青年握了他的手,「荒北,荒北靖友。」新开莫明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02

「靖友さん是在意大利工作?感觉不是来旅游阿。」直接叫名字?……自来熟阿……荒北心想——他不是太擅长应付这种人。「不是……在美国,目前在这边休假中。」荒北看着不知什麽时候蹭上自己膝盖的黑猫说道。



「我也在休假呢,要不要带你四处看看?意大利这边我还挺熟。」新开问。「哈?」荒北觉得这人有点莫明其妙,「不去,脚伤了。」「不要紧,我有车。」新开的车当然就是那辆租回来的淑女车,荒北是有点鄙视的,「哈?能载人吗?这蠢毙了。」「不要小看自行车阿,要是认真起来,可是很快的。」新开笑说,「比摩托还快。」「是吗?」显然荒北也不在意这个,随便地就应了一句。



「这说回来,这隻黑猫叫什麽名字?」新开尝试摸一下那隻黑猫,但被躲开了。「ちびちゃん﹙小不点酱﹚是野猫,不要乱碰阿。」「呼阿,好可爱的名字。」新开又小不点酱的叫了两声,但都得不到回应,倒是荒北一喊牠,牠就喵的一声蹭了他一下。「靖友さん很受小动物欢迎呢,之前也捡到兔吉……」「不是捡到的,牠自己跑到我酒店房门前。」荒北说。「欸?那麽说靖友さん是和我住同一栋酒店了?」新开莫明的得出这个结论。比起同一栋酒店不是兔子跑掉的事比较重要吗?荒北想。



「真少见阿,兔吉居然会跑掉,还走去别人的门前蹲点……」一会后,新开又说。荒北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听他的语气,兔吉想必是跟了新开很久了吧。



这时,一个卖可丽饼的小贩慢悠悠的把车推到附近,「要吃吗?可丽饼。」新开问。「才不要,甜死了。」「真的不嚐嚐?你帮我照顾兔吉那麽久,我请你,算是谢礼。」「不要,又不是小孩子……替我买罐百事吧。」新开听到荒北的要求后便放下了兔吉,去卖可丽饼的摊档了。这傢伙是自己想吃吧……荒北想。



不一会后,新开便拿着两个可丽饼和一罐百事回来了,「给,荒北さん。」荒北接过他今天的第二罐可乐,眼神却没离开那两件可丽饼,「谢了。」「荒北さん果然是想吃吧?我分你一点?」「不用了。」果然是想自己吃完两份阿。



新开很快消灭了两件可丽饼,还似乎意犹未尽,蠢蠢欲动的想要再吃。似乎是接收到荒北讶异的目光,他自顾自地开始解释,「运动员对热量的需求很大的呀。」「谁问你这个了……哈?你是运动员阿?」起初看见新开,觉得他可能是做模特之类的工作,没想到对方跟他一样也是运动员。



「对,自行车手,很快的哦。」「我也是……」荒北冷不丁冒出一句。「自行车的?」「不是,我不太会骑,是棒球投手。」新开终于知道为什麽会觉的荒北的名字熟悉了,这个名字,在新开还在大学的时候便为人所熟悉——那是日本队在奥运棒球项目的王牌投手。虽然新开自己不怎麽会打棒球,但是日本的人也不多不少会对这项运动感到熟悉。不过后来荒北就被高薪挖角到外国的球队了,所以新开对这个名字只是感到些许熟悉,没有马上想起来。



夕阳西下,他们也起身回去酒店了,荒北拍了拍小不点酱,牠就头也不回的跳到地面,施施然走开了。因为荒北的脚伤,新开再问了一遍,「要上来吗?」荒北站起来,拐着走了两步,再问,「能载人吗?」新开是忘了这事,在日本,单车好像是不能载人的*。新开也不清楚意大利这边,平常用的公路车也没有后座,于是新开也没有骑上车,跟着荒北,慢慢地推着车子走回酒店。









03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同乡的心态,新开总觉得虽然荒北靖友的态度不怎麽温柔,但却也令人感到非常的亲切。靖友さん一定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吧,虽然嘴上是不怎么表现出来,但是能让小动物那麽亲近的话……



他们由公园走到酒店大概花了半小时,本来骑车几分钟就到的路程硬是长了许多,但是新开却也看到了更多。新开想到了一个故事,一个男人和一隻蜗牛的故事,他是在网上随便撇到的。故事内容大致说男人带蜗牛去散步,一直埋怨着蜗牛走得慢,却没有发现到身边的景色是那麽的美妙——之类的吧。方才新开还打算带着荒北去逛逛意大利这个美丽的国家,没想到最后却是被荒北带着去享受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这条路晚上会有些小摊贩,有的是卖小吃,有的是卖精品,灯火通明,有着生活的味道。新开想到从前高中学弟的一句口头禅——「我活着」。



回到酒店,新开向荒北道谢,「兔子的事麽,不用了,牠挺乖挺可爱。」新开笑笑,「不单纯是兔子,还有各种各样的事。」弄得荒北有点莫明其妙。「对了,再下一个下星期日你还在意大利吗?」新开问道。「在阿,干什麽?」「想邀请荒北さん去看一下,」他说,「比赛。」



「再说吧。」荒北挥挥手便回去自己的房间了。说实话,他对这种慢悠悠在骑车的活动不太感兴趣,新开说比摩托车还快他也不是太相信。





















*日本自行车后坐不能载六岁以上的人。
评论
热度(10)
© 不是黃木是赤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