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創作。

【封吞】世界观不同怎么谈恋爱【ABO】01

-相当微妙的ABO设定

-据说没有肉的ABO都是在耍流氓...然而我想耍流氓(XXX

-宣传一下封吞扣扣群 : 176902828





「封不觉,请往一号窗取药。」护士小姐的声音打断了觉哥在医院观察人类的事业,他站起来,慢慢的走到一号窗,免得自己又犯晕。

 

封不觉在好一段时间之前已经开始了锻炼身体的日子,也把颠倒的生理时钟调整过来,理论上免役力是比去年的自己好上不少——然而,实际上这几天,觉哥因为某个不能﹙向安月琴﹚言说的原因,再次不得不陷入了赶稿的地狱,并把自己作的病了。

 

嗯?若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他去了一趟旅行,然后接受了世界观的洗礼,回家后为了整理思路、外出取材﹙重点﹚,把手上的稿子放下了好一段时间。

 

付了诊金取了药,觉哥调头就走之际,看见一抹红色的身影,他摸摸下巴:那家伙还真喜欢红色阿。他打算上前和对方打个招呼,却见对方似乎心情不太好,低着头,快要把脸埋到那红色围巾似的。

 

 

 

「小心——」由于低着头,鬼骁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前面高大的男alpha,一下子撞了上去,觉哥也不好看着对方跌倒,上前拉了一把。这时,他才发现对方的眼圈、鼻尖都是红红的,俨然是一副哭过的样子。

 

「封不觉?!」鬼骁抹了把脸,免得对方看见他在哭﹙然并卵﹚,「你怎么会在这里?!」觉哥虚着眼,晃了晃手上的白色药袋,「这里是医院,你觉得我是为什么在这里。」「阿……这样阿……那你保重。」

 

鬼骁迈着步子离开,见状,觉哥却拉着他,递了张纸巾,「擦擦吧。」「擦什么……」他撇撇嘴,小声道,「我才没有哭……」

 

「嘶……」好吧,吸鼻水的声音一下就出卖了他,他只好顶着觉哥那一脸「我就说吧」的得瑟脸,一手夺过纸巾。觉哥这时也没有发现,他脸上居然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他摸摸鬼骁的头,「怎么,不开心了?来,干爹请你吃雪糕。」

 

「谁要你请雪糕了,又不是小孩子。」鬼骁瞪他,觉哥只摊手,「哦……什么?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一米六——」听到他的话,鬼骁似乎想到什么,泪水又在眼眶打转。

 

 

 

 

「所以你是因为想象和现实差距太大,本来妄想自己是食物链顶端的alpha,然而现实是那啥,所以就开始了自我唾弃一样的瞎哭吗?」觉哥单手托着腮,看着对面欢快地吃着豪华芭菲﹙封不觉付钱﹚的鬼骁,言简意精的总结道。「……是这样没错……不过你这种说法也太过了吧……你这个beta怎么会明白……」鬼骁吃的速度慢了下来。

 

「你觉得性别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觉哥冷不丁的问了他一句,不等鬼骁回答他,他就告诉鬼骁,「事实上,性别一点也不重要,那些盲目说着性别论的家伙要么是白痴,要么是失败者——只有失败者才会把责任推卸给他们所无法选择的东西——性别。」

 

「你说我不明白……不明白什么呢?本能?能力?社会上的歧视?」他继续说着。

 

「当然我是不会受这种本能所影响,大概是没什么资格说话的,但是和你一样——omega发情是天性,不可控制,但是alpha不也是受这种天性影响吗?他们明明自诩高人一等,却会像个野兽一样交媾……在我看来两者都十分可悲。

 

「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同,omega地位提高,也有自己的长处,也有抑制剂可以使用,正常上班也没有问题……你又何必因为自己是omega就妄自菲薄呢?更何况,你可是惊悚乐园的最强,把所有的玩家——alpha,beta, omega都踩在脚下啊。」

 

忽然就中二起来吗……鬼骁心想。

 

「知道现代社会中,什么性别受到最严重的歧视吗?」

「是omega吗?」

「不是……你太天真了……现代社会中的beta才是受到最明显歧视的一群。」

 

「omega被歧视的日子早十万年已经结束了,保护omega的法例和保护协会的出现,使法律对omega有所倾向,所有长脑子的人都不会再在明面上对omega表示出歧视的意向。新闻上那些对omega作出侵犯、歧视的人都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他们都是最低层的alpha,也是我所说的失败者的一部份。

 

「至于beta……不论在学校、职场,或是什么地方,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轻视,人们会先入为主地认为同样能力的alpha更加优秀,升迁的机会会先留给alpha,而beta则是做着低层的工作……管理?不好意思,那是alpha的活。同时社会上最优越的资源,好比医疗、教育都会优先给予alpha、 omega享用……

 

「你知道小叹是医生吧?要教出这样一个高材生……学校也一定不差——事实上那里几乎九成都是来自AO家庭的alpha候补。而我从小就和这个富二代、肯定是alpha的家伙是同一间学校,那么我这个双亲都是beta,未来也肯定是beta的家伙……想必是会被人歧视,欺凌的吧?

 

「但是很遗憾……那些自视什高,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只能在复仇者联盟和封不觉歼灭委员会用一些永远都不会成功的计划……作出一些无意义的挣扎,然后回想起被beta所支配的日子……」

 

 

「所以……总结而言,你根本不用为自己的性别苦恼,不是吗?」觉哥说了半天,又摸了摸鬼骁的头,「虽然你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为什么的感到了阵阵的蛋疼……」觉哥才不会管他蛋疼不疼,「怎么,有感觉好点吗?」「嗯……不怎么样。」


评论(3)
热度(29)
© 不是黃木是赤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