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木。
二次元創作

【封吞】界外 (中)

-不怎么蒸汽的蒸汽朋克AU

-全文13000字HE已完, 中 下三篇分发

-顾问天一出现有√ 其他原作角色几乎浮云

-宣传一下封吞扣扣群 :176902828








西方的日子并不是特别好过,因为「秩序」这个非政府组织的原因,赌场并没有开在什么光彩的地方,虽然是其中一个最优秀的赌场,但是却是开在暗巷之中。

 

暗巷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很多无法管治的地区都叫暗巷,鸦片、酒精的味道萦绕,满满都是无业游民、混混、犯罪者……这里像是日渐进步的社会的黑暗面,开在这里的赌场更像是地下的非法赌场……

 

荷官的工作不忙碌,每天轮班,一轮三小时,马骏骁早上会去一次,晚上也去,一星期还会有一天假期。他不太喜欢暗巷那种潮湿腐坏的感觉,于是他没有在附近租屋,宁愿每天花多点时间,都在柏丽大道上租了房子。

 

柏丽大道毗邻商店街,空闲的时间马骏骁会到商店街逛逛。在书店的一旁,有个不起眼的报纸摊,卖的都是「旧闻」,两三天乃至一星期前的报章也能找到——但是他从来不卖当日的新闻纸,一副毫不在意、不差钱的样子。马骏骁喜欢在那报纸摊前发呆,档主老伯也不会赶他,自顾自的做抄写工作。

 

档主从前大概没有上学,五年前马骏骁第一次见他,他是在抄写英文字典,后来才变成抄侦探小说。

 

「老伯,你今天抄什么呢?」

「福尔摩斯。」

「这个我朋友很爱看,你说的是那个故事?」

「归来记,作者刚写的。」

「这样阿……」

 

似是不满对方的响应,老伯白了他一眼,「一边去。别挡着我学写……我也真不明白你,天天跑来看别人写字是作什……」「我从前有个朋友,也爱写侦探小说,后来不写了,也没联络了,我挺想他的。」他故作轻松的笑道,「他从前写了本书,叫作《百猫巷的侦探》……是说有个侦探,能听懂猫的语言,然后与一只很聪明的猫破案的故事……」他试着从脑海翻出故事内容,却已经忘记的七七八八了。

 

老伯不信他,就说,「哪有这么一本书!我这些年看的侦探小说,没一千也有九百……都没有你这本!」马骏骁摇摇头,说,「那家伙写得太差,也许是被收起了。」「这么烂的故事,你怎么就还记着,我看忘了比较好。」

 

「……太烂了,烂到忘不掉……」

 

 

 

到了换班的时间,马骏骁回到赌场。「哟!鬼骁晚上好阿,这边交给你了。」赌场的「梦惊禅」前辈搓搓马骏骁的头,他无奈,「我老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你就别弄我了。」梦惊禅摆摆手,「这里就数你最小阿,鬼骁……不说了……我去喝酒。」

 

从对方手上接下赌桌,马骏骁马上便进入了工作模式,他熟练的切牌发,动作有如行云流水。多年的经验让他效率异常的高,他瞥了两眼桌上客人,脸色微变,但又镇定下来,说,「请下注。」一张明牌,一张暗牌,桌上的三个客人都看起手中的牌,此时,黑发男人敲敲桌面,「Double」并在下注区放上了更多筹码。

 

「Hit」

「Hit」

「Stand」

……

「Bust」女人翻开自己的暗牌,心中想着自己的运气不好。

「怎样?要牌吗?」马骏骁看那位男士,笑道。「要,怎么不要?」黑桃3。20点。马骏骁笑,「现在呢?」「stand,」男人翻开牌,「我可不肯定我能拿Ace。」

 

马骏骁摇摇头,「真遗憾,我的底牌是Ace,可算11点,11、3、7,21点。」庄家胜。他把桌上的筹码扫走,开了数副新的扑克,「你知道下一张牌也是ace的吧,为什么要停下。」他对男人说,「你真的一如以往的欠揍,封不觉。」

 

男人取出自带的蕃茄汁,「荷官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封不觉,我是『顾问』,姓顾名问……我可不想来合作之前就把别人的赌场赢走。」「……你说,你是顾问?」马骏骁抬眸,顾问的名堂他十多年前就听说过,他不太相信面前这个看上去和封不觉长的差不多,二十来岁的人就是顾问,但他依然应道,「想在我手上把赌场赢过来?即使你真的是顾问也不可能……办公室在楼上左边最深的房间,老板会在的。」

 

「好吧,那么吞天鬼骁,我们会再见的。」顾问说。马骏骁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想着:他们可真像阿……可惜终归不是他……

 

 

 

 

 

马骏骁睁开双眼,看着赌桌对面的那家伙。

 

「怎么,又来我这了?」阿道夫·斯诺可算是他的老熟人了,他在十四年前——那时候马骏骁刚刚上桌当荷官——就是他的客人了,严格上来说马骏骁也是因为这家伙才会去当一个荷官。那时候马骏骁为了当天的晚餐,拿着1仙令进了赌场,然后当着斯诺的面把他那出千的手下揍个半死——21点中发牌的家伙不一定是荷官,也可以是其他什么人。引发的动静自然是不小的,把当时富林克先生——赌场的主人——都引下来了,当时他对马骏骁也是有印象的,一番波折下来,居然请了马骏骁当荷官。

 

「找你自然是来赌的,不过……」听到他前半句,马骏骁便开始切牌,正要问赌什么的时候,却见他说,「不过,更重要的是,我想邀请你给我的赌场当荷官。」

 

马骏骁的手停了下来,摇摇头,「我在哪里都一样……那我为什么要走?」斯诺是爱才的,并不介意对方的疑问,他说,「这不一样,我的赌场,会建在海上,打造一只最美最豪华的船,让它载着我的客人『满载而归』!」

 

「当年我能用父亲给的十镑本金,在大小赌场赚了一百万镑,现在也能用这一百万镑,建立一个能赚十亿以至一百亿镑的赌场,我需要你,吞天鬼骁。」

 

「船阿……更不想走了。」他继续切牌,「赌什么?」「德州扑克。」他发牌给斯诺,也发了给他的手下,「要是我能帮你赚那么多……我为什么不自己去赌,不自己去开赌场呢?你知道的,我不缺钱。」

 

「你还在找他吗?」斯诺忽然问了一句,「也十年了,你怎么还不明白……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玩RabitNabokov (*)赢了我?不可能。」

 

 

 

「上桌。」封不觉似乎是刚刚来到这个城市,他带着一个老旧的皮箱,直径走进赌场地下最尽头,属于「吞天鬼骁」的RabitNabokov 赌桌。马骏骁对他微笑道,「请稍等一下。」笑着笑着,他把桌上另一位男士的手臼给卸了。这刻,在男人的眼中,马骏骁彷佛是个赤瞳恶鬼,他眼中是过鲜红而危险的光,脸上扯着警告意味的笑容……

 

「这张赌桌只是半年没出过事而已,怎么大家都这么善忘阿?」他随手抄起椅子,一下砸在男人的手掌上,「来说阿,你是怎样用这只手换牌?」男人绝望地看去四周,然而,这里附近的大多都是熟客,也早知道马骏骁抓老千时是多么狂,根本没有谁会理会他。

 

只有封不觉。

 

他在男人的附近蹲下,似乎在想什么。马骏骁不满对方的碍事,皱起眉头,封不觉双手挡在身前,「不要误会,只是我的新书又有了个新的点子而已……赌场杀人事件,还有个年轻的暴力荷官……」「你这家伙,第一次见面就说谁是暴力荷官阿?!哈?」「没有没有!真的!」这时,警卫也到了,「把我给他拖出去。」

 

「上桌是吧?你确定是这?」马骏骁问。封不觉点点头,取出刚刚已兑好的十万筹码,倒在桌上,「如果是RabitNabokov,那就没错了。」

 

桌上连同荷官,一共有四人,封不觉、斯诺、还有另一个叫维加的富商,除了封不觉,都不是第一次来这间赌场。马骏骁十分熟练的给每人发了五张扑克,然后翻开自己的牌。「Perestroika」斯诺并不差钱,便随意开始翻牌。「斯诺先生,你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是Potov。」

 

……

 

有斯诺作为赌局的带头人,封不觉也好,维加也好,都开始翻牌了。不过封不觉翻牌的次数不多,都是输多赢少。「Katyusha,一赔十,维加先生请付钱。」维加刚才下的注是一万镑,对于这个年代大部分日不落的人来说都是笔巨款,而他现在得要赔出去十万……「什么破游戏!一直都是赔钱!」维加大呼大叫,拍桌子以表示不满。「维加先生,请付钱。」维加似乎忘掉了刚刚被丢出去的那个男人的下场,他抓着马骏骁的衣领,「维加先生,请付钱。」

 

「你该不会是输不起吧?」马骏骁问,「放下我,付钱,然后给我滚出去,我可不想今天连续敲断两只右手。」他的声音很冷静,也很可怕,直面他挑衅他的维加冷汗都流下来了,他讪讪松手。马骏骁整理整理衣领后,他听见斯诺说,「他不够付的,我替他付了,」斯诺转过头,看向维加,「现在你留下钱,赶快滚回去找父母撒娇。」

 

「现在是赌徒的时间了。」

 

封不觉这下没再留手,几乎每次翻牌都会赢钱,基于RabitNabokov有最低叫注额,他的资金上涨的飞快。马骏骁皱眉,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到底是哪一环出错?到底他是怎么作弊的?!

 

开始了算牌的斯诺也是会赢钱,但他也不像封不觉,不会做到每次翻牌都赚钱……马骏骁的鼻尖沁出汗,他在紧张……也是在兴奋……他已经好久没见过能当着他面出千的家伙了!

 

封不觉下注十万。

 

不是鬼牌……太好了。封不觉突然加码,让马骏骁产生了不详的预感……若然他作为庄家的手牌是鬼牌,封不觉便有机会得到「那波可夫兔子」,那可是一赔一百!

 

再一次,场上出现两张2,是Katyusha……

 

封不觉放下一百万筹码,拿起余下的十三万,离开赌桌。见状,马骏骁急忙与一旁等着接班的另一个荷官交接,追了出去。「他是怎么了?」荷官问。斯诺勾起嘴角,一笑,「真有趣,估计是找到对手了。真期待下一次与那个人博奕……」然后他也取走余下的筹码兑钱走了。

 

整张赌顿时变得空了起来,只剩荷官在收拾……「咦……这是……」

 

 

「你,你别走!」马骏骁叫住了封不觉,身上依然穿着那荷官的西服,可见他是急忙跑出来的。「哦?吞天鬼骁?你在干什么?」他盯着封不觉,「到底你是怎么出千的?」「……啥?」「我说,到底你是怎么出千的?」封不觉不想理他,转身就走,马骏骁当然是不让他走的,他扯住封不觉的大衣。他觉得有趣,便说道,「正常也不会把用来吃饭的手艺告诉你吧?」算是打发了他。

 

马骏骁却是瞪圆了眼,「你这家伙,果然是出千了!」封不觉被他扯住衣服,又烦的不行,结果还是说实话了,「我没有出千,我是在你洗牌的时候记住了所有牌的顺序。」「你胡扯!这比出千更不可能!」封不觉用食指敲敲脑门,说,「小鬼,记住我的名字,我是封不觉,是个侦探小说作家,每天用的脑子比你碰过的筹码还要多,没有什么不可能。你要是不信的话就看看三回合后,当我翻开我左边第四张牌时,会发生什么事吧。再见了小鬼。」「混蛋!我不是小鬼。」

 

不过,马骏骁还是记下了他的话,回到赌桌上……三回合吗?荷官一看见他,便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差点你就糟了!三回合之后说不定那家伙会开到rabbitnabokov!」「……是第四张吗?」荷官大惊,「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是故意放弃的。」

 

 

 

良久,斯诺说,「最近我迷上了某种奇怪的玩意。你大概也可以去看看……」他没有继续游说对方加入他的赌场,而是留下了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如果他真的存在,就祝你们不会被抓去坐牢或者化学阉割吧。」

 

「还真是『谢谢』你了。」马骏骁白了他一眼,「你还是滚蛋吧!」事实上,阿道夫·斯诺是他们二人其中一个共同的朋友,在那次初遇以后,封不觉似乎是爱上了那间赌场,一星期总会有两三天在,那时也是斯诺赌最多的一段日子。偶尔不用轮班的时候,马骏骁也会带他们到另一间赌场去赌——毕竟他既不想在自家赌场输钱,也不能在自家赌场尽情赢钱。一来二去的,三人就更熟了,后来马骏骁和封不觉在一起了以后,斯诺也没少拿他们的事说笑。真要形容这三人,狼狈为奸也不为过。

 

 

 

 

 

应该是这里没错吧……马骏骁看着眼前的建筑想道,不过,这之前真的有这么一间书店的吗?他眼前的建筑和帝国的流行风格完美结合,要是有最美建筑的选举,这栋书店一定是黑马。以棕色为基调,各种的机械造物作为装饰……屋顶的烟囱还喷着白烟。

 

透过玻璃门上挂着的木制门牌可以肯定,书店是开放中的,却不见一人内进……在斯诺的介绍和好奇心的驱使之下,马骏骁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刚进门便可以看到书店内,数以万计,一式一样的黑皮书。然后会注意到店内的摆设……墙上挂着好几盏老旧黯淡的煤油灯,它们发出的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一边的矮柜上则放置了一个小巧可爱的微缩蒸汽机……那居然是正常运作中,并为他头顶上,最大的光源——新式电灯供电。那蒸汽机发出呜呜的声音,让房间不至于剩下一片静谧中的尴尬。

 

忽然,年轻的店主合上手中的黑皮书,说道,「马骏骁……斯诺那家伙,叫我过来看什么呢?……不会很可悲吗?找一个幻影找了十年?」「你看来知道不少事情?」马骏骁反问。

 

「我并不知道太多,只是你心里是这么想……不是吗?每次有人让你忘掉那个人……你也不是在苦恼吗?」他敲敲黑皮书的封面,「要这本书来帮你复习一下你的想法吗?」又把书推给马骏骁,示意他去看。

 

「……只要帮我拿点什么,这本书就归你了。」

 

马骏骁摇头,「我是在苦恼,但只是在苦恼再会的时候要怎么处置那家伙。」他接过店主推过来的黑皮书,才瞥了两眼,又没兴趣了,「要是能交易的话,我不想要这本书……我想要封不觉的。」

 

「哈哈哈哈!你挺聪明阿?不过很可惜,交易不可能成立——封不觉……」他摇头,「他没有书。现在,你只可以选择交易你的书,或者是不交易。」「你是说……他没有书而不是没有他这个人吗?还真是个令人鼓舞的好消息……」马骏骁说,「你需要我帮你取什么?」

 

「很简单,秩序的一本书,一本无关痛痒的书。」店主说,「再告诉你个消息吧……」

「不用代价?」

「不用。」

「哦,那你说。」

「……」

「那个人一直在你的身边,你『看不见』他而已。」

「他死了?」

「不不不,再多的我不会说。你是时候去帮我跑个腿了。」

 


「你不去见见他?在这个书店内是没有问题的吧。」天一对着空气问道——当然,天一是「看得见」封不觉的,于是,刚才的画面在他眼中,和一场闹剧没有分别。「……」








那波可夫兔子( 出自20世纪少年,因为看上去逼格很高所以借来用了)

每位玩家一开始先下注,底价从47000元日币起跳,使用N副扑克牌,由庄家分给玩家一人五张牌,面朝下。

庄家翻开一张牌,如果有玩家喊Perestroika贝罗斯托罗伊卡,最快喊出的玩家需翻出其中一张牌和庄家比大小,如果符合以下情况则赢或输钱。

玩家赢钱的情况有以下五种,括号内为其机率:

Rabbit兔子(0.25)        :和庄家的牌相差等于2(若是JQK则需出10才行)一赔一

Khorosho哈拉秀(0.053)   :和庄家的牌花色相同,一赔二

Piroshky匹罗希奇(0.0041):两人的牌都是A,一赔十

Mischa米夏(0.0027)      :庄家为2,玩家为鬼牌,一赔五十

Rabbit Nabokov那波可夫兔子(0.0007):庄家为鬼牌,玩家为红心2,一赔一百

庄家赢钱的情况有以下两种:

Katyusha卡秋夏(0.0041)  :庄家为2,玩家为2,没收十倍赌注

Potov波多夫(0.69)       :其它的组合

没收赌注玩家翻牌之后,庄家再补给他一张牌,庄家继续翻牌。如果没有玩家喊,则为Matryoshka玛特留西卡,代表all pass。


评论(5)
热度(29)
© 此用戶已完全喪失記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