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創作。

【封吞】界外 (下)

我完了

-不怎么蒸汽的蒸汽朋克AU

-全文13000字HE已完,  下三篇分发

-顾问天一出现有√ 其他原作角色几乎浮云

-宣传一下封吞扣扣群 :176902828

-信息量很大的样子

我想出本





在这个世界之中,总会有些人是「特别的」,他们就像是神明的宠儿一样,生而受到祝福。他们异于常人,又与常人一样的活着。人是一种特别的生物,他们会经历三次死亡,第一次是身体死亡之时,第二次是入土之时,第三次是遗忘之时。

 

而那些神明的宠儿……并不是指他们有什么特长,也不是指那些生于富裕之家的人们……他们特别在于不会死亡。世界之中,总会有些凡人并不知道的秘密,只有存在于那个圈子,才会洞悉一二。天一是其中一员,顾问也是,而封不觉……也是。

 

对于天一而言,死亡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不如说,他没有这个功能。对于顾问而言,死亡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他会死,但是他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因为他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时间的节点……他仅仅是存在着。对于封不觉而言,死亡是一件微妙的事情,他跳过了死亡,却经历着遗忘。

 

当然,除了不会死的家伙外,「特别的人」也还有很多,他们可能是在暗巷里的流浪汉,也可以是画廊里的画家,或者是国家机器里的警察……他们都可以成为举世闻名的传奇,成为引导时代走向的伟人……因为他们是特别的候选者……

 

 

 

封不觉一生,做了两件令自己后悔的事——当然,尽管后悔,但是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做的……

 

和往常一样,封不觉对于自己的工作,是有着一份热忱的。他乐于为自己的写作事业实践——当然,他作为一个侦探小说家,是不会真的去杀人——不过他会在一些细节上进行验证。

 

今天,他就为了召唤恶魔的法阵努力着。

 

当然,在他真的把伍迪召唤出来之前,他是不相信世界存在着恶魔的。「难怪……难怪阿!以人类拙劣的想象力,怎么可能虚构出像是恶魔一样的东西呢?」

 

「嘿嘿嘿……你好,封不觉。」被封不觉「召唤」过来的魔鬼是个年约二十的白人男子,他穿着黑西装,戴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嘿嘿嘿……没想到你会如此早的……在『我们』还没准备好『游戏』时,就开始了召唤的举动……嘿嘿嘿……我叫伍迪……以后就多指教了……嘿嘿嘿……」

 

「游戏?你说的是什么?」虽然听不明白伍迪的话,但不妨碍封不觉知道,这个所谓的游戏与自己有关……与魔鬼有关的游戏……总不见得是一些轻松愉快的东西。「嘿嘿嘿……当然不会轻松愉快,」像是听到封不觉心里话,伍迪回道,「告诉你也无妨,这可是『那个你』一直在期待着的……厮杀……嘿嘿嘿……这可不只是恶魔的游戏,那群闲着无聊的天使也乐在其中……」

 

当然,令封不觉后悔的不是第一次把伍迪召唤出来,而是……第二次。

 

 

他听见魔鬼说:「『死亡』盯上了他。」

 

 

 

 

 

封不觉很喜欢看着马骏骁,看他低头切牌的认真静默,也喜欢他揍人时那种飞扬跋扈……二十三到三十四,他看了十一年——尽管他们正经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半年,但是马骏骁像是毒药,由第一眼看见他的肆意张扬开始,就移不开眼了。

 

封不觉手上摆弄着一副全黑的诡异的扑克,另一手托着腮,看着马骏骁低头切牌,一言不发。「嘿嘿嘿……你后悔了吗?封不觉?」伍迪在他身边站着,「嘿嘿嘿……那家伙可是找你找了很久……你的决定,真的正确吗?」

 

「后悔有用吗?我这个样子,即使再一次使用能力也不会变回去。」他看着马骏骁,看他进精神病院,看他从赌场来去又回,看他午夜梦回时拿着怀表呆坐,日复日,年复年……他把玩着扑克,邀请伍迪来一把,「也不是完全为了他……我不是这种为爱情不顾一切的人。」

 

「嘿嘿嘿……方块3在我这儿……可是你失算了。」伍迪放下了一对3。「你指他的记忆?一对6。」封不觉说,「你说的对……没想到他还会记得。」伍迪再丢下两枚扑克,「嘿嘿嘿……爱情的力量阿……」「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一对Ace。」「Pass……嘿嘿……谁知道呢?不过这次算『我们』欠你一次了。」「骷髅,要是你们觉得自己欠了我的话是不是该主动送点什么来呀,我这下连老婆都丢了。」「嘿嘿嘿……你别把责任放在我们身上,实行你这……的计划之前,你不也一早知道,不论他会不会忘记你,你也不能和他在一起的吧。」

 

那个时候,封不觉醒觉了自身「真理之谬」的能力,当时伍迪就以「否定过去、干涉现在、逆转未来」一句来概括了它,得知自己能力的封不觉定下了阻止候选者游戏的计划,并付诸实行。这是另一件使封不觉感到那么一点点后悔的事情。

 

牌局是封不觉赢了。他收起扑克,消失在房间之中。

 

 

 

良久,伍迪大笑起来,「嘿嘿嘿……果然没有发现吗!那么多年也不曾发现吗?能力也好,暗示也好,两者都不成功的真正原因……嘿嘿嘿……马骏骁和你一样,都是因为候选者游戏而制造出来的人……只是因为他是恶魔之子阿……封不觉……」

 

 

 

 

 

你有使用过打字机吗?

 

这是个聪明的发明……你能使用它来记录、书写……若然你打错字的话可以把纸张抽出,涂去错字,并把打字机的指针拨回原位,继续打字……如果是大量错误、订正,或者会使用另一张纸,可是若然出错的是世界呢?总不能重新制作一个吧?

 

要是把世界比喻成纸张,时间的进程比喻为打字……那么这张无限大的纸张,目前大概只写了一指甲盖的量的内容……而当中候选者游戏正正是其中一个错误的存在……

 

而现在,封不觉作为这张纸的一小颗墨点,拥有利用自己的「真理之谬」的能力改写世界走向的想法并付诸行动之际,便会使其超脱于自身维度,由纸张上的一点,成为使用打字机的人……然而,「封不觉」这个概念却会因为悖论而在人类的维度上消失,失去了过去与未来,而他本人则会变成一个存在于任何时间节点,却不能直接接触任何时间节点的更高维存在。这样的他,犹如一滴油落在水中,不影响也不混合地游离在时间空间之外。

 

变成这个状态之前,封不觉预计马骏骁亦会和其他人一样忘记他……却不料,对方亦是因为候选者游戏而生的高维存在。作为比当时的封不觉维度还要高的恶魔之子,马骏骁没有因为真理之谬而消失,也没有因为封不觉否定过去而忘掉他……

 

对于此事无所知的封不觉以为是自己的失误,使他还保留着记忆,看着他一直寻找自己的样子,封不觉介入了世界,下了三场暗示……看着他进病院的时候,他借鸟面医生的身份跟了进院,一次又一次对他说话,让他忘掉封不觉,又把他从院内放出去。看着他四处找新赌场工作时,他借女厨师的手,到赌场附近作菜,骗他去西方,要他忘记自己。看着他在秩序重新开始时,他又借那档主的样子,开了个报摊,用五年间看着他,让他把自己这个烂掉的家伙忘掉……

 

 

 

 

 

「我来了,但是书……被我『用掉』了。」马骏骁再一次推开书店大门。天一喝了口咖啡,「那正好,你的书也没有了。」心之书,只适用在一些低维度生物,比如人类身上……而魔鬼能力醒觉了的马骏骁自然是没有书,同时也已经完全脱离了作为人类的那个维度……

 

秩序的高层曾经在某一天,得到了一本封面写着恶魔的守则的书,它的内页全部都是鬼画符,然而他们却没有丢下那本书,反而搁在老板的房间——对于这些非政府组织,总会有些奇怪的迷信……天一听过顾问的描述后便明白,那是地狱那帮无聊的家伙的手笔,本想着一看他们的罪,却意外的方便了某人……

 

「哼楞」木制门牌敲打在玻璃门上——二人推门而入,吸引了马骏骁、天一的注意力。

 

「封!不!觉!」马骏骁这次没认错,他冲向站在左边的封不觉,一拳揍下去。封不觉也没有躲,二人就这么双双跌在地上,马骏骁毫不留情的打他,一下一下却是越来越轻,最终他停了下来,坐在封不觉身上。封不觉注意到,他的眼圈红了起来,他伸手,拨动着马骏骁额前的碎发,「我回……」「封不觉你他妈自己玩蛋儿去!」摔门而出。

 

顾问天一看着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喝起饮料来。

 

而封不觉看着他摔门而出,没有追上。他想起了刚刚执行计划,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见天一的时候。那时,封不觉问他,「你是怎么看的。对于时间。」

 

天一没有直接回答他,他说,「我曾经结过好几次婚,然后她们都死了。在时间的长河中,爱情并没有意义。」

「你爱她们?」

「曾经。」

「现在呢?」

「我有一个拥有时间的伴侣。」他指顾问,封不觉血缘上的「父亲」。

 

封不觉那时候看着马骏骁,一直在想天一的话……超脱时间,看着爱的人老去死亡是怎样的感受?现在他庆幸自己不用尝试这个滋味……

 

 

 

要说封不觉是以自身的能力,感悟来超脱自身维度,那么马骏骁则是借助别人的力量——尽管他本来就已经是卡在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四骑士之一的「死亡」蛊惑了他去看那本书——《恶魔的守则》,籍此让他收下了书的魔力,醒觉自己作为恶魔的能力,但是那是……相当的痛。

 

「死亡」说,「你想见他吗?你想要得到力量吗?那就看看吧,最恶劣的结局,也不过是『我』来接走你而已……」随着候选者游戏的消失,马骏骁作为被制作出来的候选者已经没有了意义,要么直接让他成为魔鬼,要么……挂掉也无妨……不过地狱可是欢迎任何人的加入,「死亡」也只是随口对他下过注的人说了一句而已。

 

他翻开书……脑中便传来一阵剧痛……不仅是大脑,骨头、肌肉、神经,马骏骁身上的每个细胞每段组织都像是分解再重组……如是三日三夜……他的背上现出了暗红的魔纹,眼睛是红的,他是暴怒的魔鬼。而在这个过程之后,他「看」这个世界的方式已经不同从前……并且,发现了改写的痕迹。

 

封不觉。

 

魔鬼的传承告诉了马骏骁相当多的事情……候选者游戏、「真理之谬」、维度……忽然就不是那么想暴打那家伙阿。他想。

 

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控制住。虽然理解,但不苟同。

 

 

 

他在书店门前坐着,总有些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觉,已经太久没见过他,也不知道打完人后要干什么……然而封不觉却是日日看着他,知道他这些年来的经历。他打开门,说,「我回来了,想我了没?」马骏骁心里想着这人还是一样的厚脸皮,口上说着,「什么你回来了?明明是我来找的你!还欠揍吗你?哈?」

 

然后,封不觉如那年份已经不重要的4月3日那天一样,吻了他的额头,说,「我爱你。」

 

这三个字对于封不觉,不是什么时常挂在嘴边的词儿,第一次是他将要「死亡」的时候,而这次,则是在他们超越「死亡」的时候。


评论(1)
热度(34)
© 不是黃木是赤木 | Powered by LOFTER